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
日期: 2020-06-18

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


2020年6月12日,应南方科技大学及其组织统战部的邀请,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巡视员,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副理事长、党支部书记林居正访问商学院金融系并于教职工文化活动中心作题为《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的报告,会议由我系王树勋教授主持。林居正先生分如下五点给大家介绍了自己对于深圳发展的战略思考。

一、深圳经济金融环境

林居正先生首先谈到深圳市的经济金融发展环境,2019年深圳市的GDP总额为2.69万亿,跻身亚洲前五,中国排名前三,进入世界一线城市行列。从世界500强企业来看,7家总部位于深圳的世界500强企业中,6家企业是在深圳本土培育的,深圳具有很强的经济活力与发展潜力。

林居正先生认为深圳是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相得益彰的城市。从金融业角度来讲,深圳是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之一,金融业增加值全国领先,金融业税收占比行业第一。从科创角度来讲,深圳是中国的“硅谷”,深圳全市有超1.7万家高科技企业,全市研发投入超1000亿,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连续16年全国第一,深圳是座科技创新之城。

林居正先生认为,2019年2月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了“建设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深圳发展定位是“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城市,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二、大湾区战略与先行示范区的历史传承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和《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两个重要文件的印发,林居正先生认为深圳的“双区”战略要求在“先行”中寻求突破与创新,在“示范”中扩大改革开放成果。建设先行示范区也必须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三、大湾区与先行示范区发展的新时代特征

林居正先生提出要注意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与改革开放初期的背景差异性。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主要面临两大背景,一是对于改革开放的实施路径存在思想上的不统一;二是经济基础薄弱,生产设备严重落后于西方国家。该时期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而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已经得到显著增强,但深层次的经济发展问题也日益凸显,社会主要矛盾发生重大转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林居正先生谈到了在新时代特征下“双区”发展规划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发展目标不同、发展重点不同、发展使命不同几个方面。

四、大湾区与先行示范区发展的若干约束

林居正先生谈到,大湾区与先行示范区发展存在着发展的软约束与硬约束两个方面。

当前金融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必须实现深圳金融由点向面的发展,由过去的金融规模扩张向金融广度和深度的扩张,而这些都离不开深圳较高的金融话语权和决策权。因此,深圳需要积极向中央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或者增加中央驻深机构的自主决策权,不断推动重大金融工程在深圳落地。另外,如何突破土地资源约束是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的关键所在。

对于发展存在的软约束,一是深圳相对缺乏的金融政策环境和生态环境限制了先行先试的突破空间,二是缺乏与境外标杆城市的充分竞争也是当前发展面临的主要软约束。

五、大湾区战略机遇与先行示范区历史使命下的创新与突破

在深圳双区发展战略机遇下,深圳的建设需要一些创新与突破。

一是顶层设计突破。为了提高先行示范区与中央部委之间的协调效率,积极争取中央各部委以更大力度推动重大政策在先行示范区落地,有必要中央层面在深改组下设立先行示范区统筹协调机构——中央先行示范区办公室,进行先行示范区建设的顶层统筹。

二是资源突破。争取中央、广东省同意深圳适当扩容,并加快在新增土地上形成生产能力;充分利用好现有的深汕合作区等土地资源,承载深圳支柱产业的空间转移,以此进一步提振深圳经济和先行示范区发展的预期。

三是金融融合和协同突破。利益格局突破,深入对接“港澳所需、深圳所能、湾区所向”,在推动合作区建设上实现利益格局向港澳倾斜。监管协同突破,建立高层级的监管协调机构,促进各地区监管合作与关键领域的监管突破,从而有利于广泛汲取各地区的发展诉求。法律协同突破,粤港澳三地的法律差异导致三地跨境金融业务开展存在困难,需要采取途径加强粤港澳三地法律协同突破。货币协同突破,尝试借鉴欧盟发行欧元的经验,探索发行与人民币挂钩的大湾区统一货币和大湾区数字货币。

四是金融国际化突破,深圳实现金融国际化突破的关键在于打造与国际先进城市相匹配的金融基础、打造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国际金融市场、打造跨国金融机构集聚的金融业态、打造以金融科技为亮点的金融创新高地,最终目标在于成为国际领先的金融中心城市。

 

师生提问环节

 

Q1:谢谢林老师,深圳金融税收是最多的,金融从业人员超过百万,您刚刚谈到金融业与制造业的协同,请问深圳金融业的发展是否会对制造业形成挤出效应呢?

A1:你说的金融从业人员超过百万的数据不实,深圳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员工。

针对你说的挤出现象,金融值过高会产生挤压效应,但是实际上科技创新和金融发展是相得益彰的:如果没有科技产业及其创新的支持,金融难以做大做强;因为金融业的发展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服务实体经济。深圳市政府一直致力于体制机制的创新,积极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以更好促进企业的发展。当然,市场发展是有自己的规律的,政府的积极作为也是有引导性的,而且,应该认识到,任何行业的兴衰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Q2:您对南科大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A2:南科大在短短几年内能有这样的成就,说明南科大的领导、老师、同学都非常优秀。我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更相信,南科大会越办越好。

 

Q3:林老师好,我是金融系的研究生,您刚刚说到,我们希望深圳市能够扩容,为什么扩容能够带给深圳更大的发展潜力呢?

A3:深圳现有土地资源已经到了极限、难以为继。我们希望深圳能够扩容来满足对未来的发展和规划,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以建设卓越的全球标杆城市。

 

Q4:最近几年,中央出了多个重要的区域规划,如上海、深圳以及雄安新区,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短期和长期来看哪个会发展得更好一些?

A4:百花齐放才是春,万马奔腾才有活力。深圳具有非常好的区位优势与创新灵魂,这是其它城市少有的。另外,中国有句谚语:“会哭的小孩有奶喝”,你刚刚说到的几个城市的发展也是这样。我希望同学们能发展得更好,我对在座的年轻人非常有信心,希望你们能够蓬勃向上,做有思想、有格局、有贡献的社会栋梁。

 

报告人简介:林居正,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巡视员,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副理事长、党支部书记(主要负责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客座教授,凤凰网综合特约观察员。武汉大学国际金融硕士研究生,复旦大学福特班研究生,南开大学世界经济专业在职博士研究生。主笔深圳市政府《关于进一步扶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若干规定》、《深圳市金融发展第十个五年规划》;在《经济研究》、《金融研究》等发表30余篇论文,出版专著《共同基金投资与市场》。主持研究《深圳市提升全球性金融中心地位战略研究》、《深圳市建立期货交易所可行性及路径研究》、《先行示范区金融创新发展研究》等深圳市委市政府重大课题。


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


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


在百年之未有变局下先行示范区使命担当与创新发展的战略思考